另一种办法

      “大家请看,禮这就⽪是漏洞超市,左边是漏洞标蹼明等级,而右侧是价格。”

      “在早期很多安全工作者,挖掘完网络漏洞之后,会把信息报告给相关的厂商,厂商会基于这些漏洞,把当前蛴的系统进行补丁修补。”

      伡“现在漏洞挖掘,㈖取决化于漏洞挖掘者的道德,我不需要做病毒,我只需要挖掘出漏洞的信息,把这个信息就可以出஛售就可以换钱。”

      “我们很有幸,一个高于高危级别的漏洞,被我们之间的一位年轻人所发现,他并没有为这让人极为心动的价格所打动,而是将它交给了厂商。”

      ֐“他今年刚年满十八岁,今天也来ધ到了我们쳿的现场,我为我们年轻人有폌如此专业的能力和职业操守,感到欣慰。”

      벮叶超手一引,聚光灯从叶超濳身上,转移到了柳诚的身上。

      柳蚄诚甯站了起来,打了个墘招呼,现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。

      叶超深吸了쩰一口气,示意柳诚坐下,出示了两个数字:“两个数字,訬52%和153亿元。”

      “根据ᯌ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和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联合报告显示,一鼛月份到六月ㅕ份,有52%网民遭受了网络安全的事件。”

      “六个月的时间,网民处理网络系统、操作系统瘫痪、崫数据、文件等丢失볽或损坏等安全事件,所支出的服务相关费用共计153亿元骍。”

      这不是什么晦涩难懂⫀的内容,网络安全与每个人息息相关。

      陈婉若抓紧了柳诚ᨩ的手,如果不是如此专业的大会,她也不会听到如此骇然的数字。

      她爹老有钱了,也就十多个亿的摊子。

      她同样也是一个网民。

      Ⱦ

      她根本没想到,在她看不到的角落里,还有如此庞大而黑暗的产业链。

      叶超还在滔滔不绝的做着汇报,尤其是网安行业的相关技术,柳诚听完之后,也颇为受다益匪浅。

      ⿢ 网络安全也是在不断迭代的,但是硬件、软件,还没迭代到人工智能的领域,他也是满Ꞵ级角色,一身神技发挥不出来。

      安全大会还在进行,之后就完全没有柳诚什么事了,聚光灯也不会再聚到到他的身上,ಬ现场有无数的大触,鍭他们的很多观点也让柳诚更加透彻的理解了这个时代的网安特征。

      “是不是很无蟺聊?下午都是一些产品经理画饼了,你看뵕那些技术出身的都准备离场了,我们也走吧。”柳诚看着听的都有些犯困的陈婉若,略带一些歉意的说道。

      “前⮈面还好些,但是他们说的那些PE文件、基于行为的譸恶意代码检测、行为⒁层的判定层、䡹组织层、监控层ﰙ、病毒特征码等等,我完完全全都不知道是什么,我是不是很❖笨啊。”陈婉若颇为不开心的说道。

      柳诚摸了摸陈婉若的头发,这姑娘是记忆力是真的好,模模糊糊的听了一遍,就记住了这么多ꔸ的名词。

      “我家婉儿淄最聪ࠏ明了,全世界最最聪明的姑娘。”柳诚宠溺的说道。

      Ꮤ陈婉若晃了晃脑袋:“下午的会真的不用参加了吗?”

      “不用。”

      “那就不参加了。”

      “溜了,溜了。”

      “你好,请问你是柳诚先生吗?”一个记者拿着话筒,后面还跟着一个扛着摄像机的大哥。 숍

      柳诚摇了摇头说道:“不是。”

      “可是……”

      柳诚拉着陈婉若直接꺶离开了会场ⱁ。

      ꘕ“你为什么不接受采访呢?”陈婉若跟着来柳诚离开了很久,才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      他不是出于程序员的羞涩,不敢面对镜头,他上辈子,甚至还和一个电视台的主持人,保持了半年的暧昧关系,就是没事去郊游的暺那种关系。

      有一次,女主持人的高跟鞋把车顶划了一道划痕。 唈

      这道핥划痕在处理之前,还被李曼看到了,两个人因此冷战了쒫得有半个月,最终还是互相妥协,柳诚쪾断了联系,李曼忍了下来,但是䧌时常把这事挂在嘴边。

      柳诚在后世是一个除了感情䢇生活一塌糊涂外,其余都还不错的男人,那个时候的李曼很爱他,不顾一切。

      他现在只是懒得应付这些记者罢了,报道出现偏差是常有的事。

      他就是他,不想被人塑造成另外的模样。

      他稍微思考俄了下,将渣男功力推动了一成,笑眯眯的说道:“你这么漂亮,出现在电视机里,被那么多人看到,被人惦记了怎么办?”

      “啊,哈,你这༗张嘴!”陈婉若被这么一说,轻轻的锤了柳诚两下。

      “好开心啊!”陈婉若站在黄浦江的围栏对着黄浦江,大声的吼道。

      “你开心不开心?”

      “开心啊。”

      “那你也来喊묕啊。”

      쟆 “好羞耻-_-|!ꕠ”

      ᴽ “来嘛。”

      “好开心啊!”

      “哈哈哈哈!”陈婉若笑的前俯后仰。

      这小丫头这么好哄的吗?柳诚有些哭笑不得看着笑容满面的陈婉若,她原来,只要自己的陪伴而빬已。

      多好的姑멖娘,可惜谁让自톔己是个渣男呢。

      “诚诚,我们再깪待ꚽ一晚好不好啊。”陈婉若摇着柳诚的胳膊,再过一天她身上就走干净了,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了。㵜她和柳诚在一起的时候,真的用尽了䲫全力。

      柳诚刮了刮陈婉若的鼻尖,自然知道她打什么主意。

      柳诚有什么不愿意的?

      可是韩景芝已经一天五个电话,随时随地的查岗,弄的柳诚烦不胜烦。

      而炰且他们还有人生大事要办。

      “明天是二十四号,䄧今天晚上十二点以后,就可醏以查到成绩了,我ꘄ觉得我们还是回去的好,要不然你妈估计得杀到ဍ上海来了,还是回吧。”柳诚指着又响起的手机说道。

      “好了,好了,知道了,今晚就回去了,机票已经定好了,烦死了!”陈婉若将手机拿在手里,对着陈妈妈就是一顿咆哮,然后挂断电话,把自己扔到了床上。

      ∫陈婉若躺在床上,呆呆的看着天䕗花板,忽然拿起了枕头,将枕头揉成了一团,大声的说道:“好烦ᝉ啊。”

      “收拾东西吧秶,姐姐和我们一起回去。”柳诚将自己的行李装满,玩了整整五天,他们也该回去了。

      他答应ѱ了陈妈妈,不越雷池一步짇,但是渣男的承诺嘛,就是个笑话。如果不是亲戚挡道,他完全不会客气的。

      但是马上就要出高考成绩了,他要是再不回去,柳宏辉就不是鸡毛掸子加擀面杖了,估计要去厨房取刀了。

      人,是社会关系的总和。家庭的关系更加重要一些。

      “诚诚,你爱我吗?”ʇ陈婉若忽颉然低ﮦ声的问道。

      柳诚没有立刻回答,这是一个有预设答案的问题,但쫣是他仔细想了想之后,才说道:“爱。”

      或许吧,他默默的在心里补了一句。

      “嘿嘿。”陈婉若揉着蜛枕头,躺在床上乐的打滚。

      ………………

      柳诚回到家中的时候,爹妈一脸묧严肃的坐在客厅的电脑ᄌ前,对着一个网页发着呆。

      “妈█,你不用这么着急啊,成绩明天上午十点才能查到的。”

      ˄

      ⫗柳依诺跑了过去保住了王怀兰的脖子,还在妈妈的脸上亲了一下,笑眯眯的说道:“妈,我回来了。”

      “多大孩子了。”王怀兰笑的很是开甊心。

      柳依诺偷偷拿走了鸡毛掸子和擀面杖,还给柳诚使了个你今淏天死不了的眼神。

      柳诚收拾着自己的衣物,看着急切的爸妈,满满的都是熟悉的既视感。

      他离家出走,这么大的事,柳宏辉都忘了要揍他了。

      不是急切又是什么?

      已经高中毕业第三次的他,对这一幕已经见怪不怪,甚至有些温馨的感觉,前两次爹妈都是如此,急切襭的等待着分数的公布。第一次的时候,柳诚挨了一顿组合双打。

      第二次考上了通济,才算是躲过被老爹打断腿的命运,也ื看到了父母脸上欣慰的⠾笑容。

      王怀兰和柳宏辉从电脑前站了起来,说道:“啊,这样啊,明天才能查成绩吗?我记得是今天晚上栕九点,那不成我记错了吗?”

      “回来了。事情办的怎么样ꑋ了?”柳宏辉靠在沙发上,跷着二郎腿,看似十分淡定的说鈽道。

      这是想起来,要揍他랃的事。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