饺子酒

      面对着卫太医的温柔和뾂救赎,侍茶丫头却摇了摇头:“不,我不ⰼ愿意。”

      峤为什么不愿意?因为他们是一类人,只不过是他走在了她的ꗨ前面,他똜们之间谈不上救삅赎,䋡只不过是抱团取暖罢了。

      可是若是这样的抱团取暖让人发现,只会引来更多人的耻笑,所以她不能因为贪偲图这点滴的ְ温뵋暖而将自己的处境推向更不堪的境地。

      侍茶丫头低着头,用身体默默呈现出一个抗拒的姿势。

      卫太医的唇边缓缓展开一个宽和的笑容:“没关系的,明日我会将三个月的药膏送来,今后我也不会再说这种话鸛来叨扰姑娘了。”

      “先生,不......”

      侍茶丫头的拒绝被另一道轻快的女声所打断:“你们在干什么呢?”

      刚刚梳妆打扮的宫女明艳动人,推开门拿着好奇地目光在两踃人的身ꕋ上来回的穿梭着。

      侍茶丫头微微有些不自在,将ᛪ手中的药瓶更加往身后藏了藏,低着头,步子也朝着更角落处挪一挪。

      这样突兀而反常的ဥ举动自鏿然引起了宫女的好奇,宫女挪动步子朝着她做了过来,“哎?你在藏什么?”

      “姑娘,姑娘需要的药快要凉了。”一道ษ温和有礼的声音打断髁了宫女继续向前的步伐,拎着食盒的卫ћ太医率先走出了房间弶。

      宫女不甘心的回望了一眼侍茶丫鎎头地上的影子쥾,转身小跑着追上了前面卫太医壄的脚步,留下一句理直气壮地吩咐:晶“跟上来,伺候我用Ḿ药。”

      “是,姐姐。”

      侍茶丫头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药瓶藏好,挂上一把破旧的小锁,放置在黑暗的角落里,转身离আ去,合上门的一瞬间,기光影콨交错,她满意懜的看见那个藏着药瓶的箱子是那么的不引人注目。

      随即퉭,提着裙角向宫女的房间里走去。

      “去,将那边的炉䚇子架起来,给我熬药!”侍茶丫头刚走进房间,便被递给一包药材。

      Ꝓ 侍茶丫头满心疑惑地望向卫太医手边搁着的食盒:“先生不是熬好了药么?”

      “这碗药凉了,我的身子骨弱,自ᠧ然是喝不得这样的药的。”宫女的ᄿ脸上呈现出不耐烦的神色,“磨磨蹭蹭的,还不快去。”

      卫太医的声音如涓涓潺水:“我料想埫姑娘今日身子不快,輥怕是会多睡些时间,所以除了新熬好的药还多带了一包药材,以备不时之需,劳烦你了。”

      侍茶丫头依言接过了药,指尖相触之时,诧异的望了卫太医一眼ⱆ。

      所以,他是早就料到宫女会起晚,特意샆来见自己的?还是他做事习惯了逐如此的事事妥帖留有后路,就像是今日那一瓶药膏,就像是他身上的两块一模一样的帕子?

      㼕 “先生,请坐。”宫女实在是等的不耐烦ቝ了,推了侍茶丫头去别处,亲手为卫太医斟上一杯茶水。

      ꢻ “这是皇后娘娘赏给我的雨前龙井Ⓕ,寻常宫人处是吃扶不⦉到的,先生尝尝可还入口?”宫女说的诚㽠恳,脸上的表情却是掩푎饰不住的숭洋洋得意。

      “多谢姑娘!”颮卫太医掏出一块锦帕,侍茶厡丫头偷眼瞄着果然也绣了一叶修竹。

      窡 卫㕊太医用那块锦帕细细的擦拭了一下杯口,才小心翼翼地端着茶水放在嘴边轻辍了一口。

      “果然比之昨日的茶水,更见清冽。”卫太医舒心믻的眯起了眼鋬睛㽽,赞道。ፐ

      宫女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:“先生真是好品味!”

      “姐姐,你还病着,还不适合饮茶!”侍茶丫头鬼使神差的打断了宫女脸上的笑容和쑻端茶的动作᭕,没由来的胆大。

      垩 宫女不悦地瞄了她,冷漠道⫼:“先生还在此处呢!哪里轮得到你班门弄斧,真是不知好歹!”

      训斥完侍茶丫头,宫女转眸朝着卫太医䀬温柔一笑,撒娇道:“先生,您说我能不能饮这杯茶呢?”

      뙛 卫太医并不说话,只是同样的朝着宫女温柔一笑,端起手边的半盏茶,一饮而下。颇

      宫女莞尔,同ꩯ样的也端起手边的杯子,将杯盏中的茶水全部倒入口中,畅快的饮下:“᧔皇后娘娘的赏赐,就是珍贵!”

      侍茶丫头不㺴说话了䴕,默默的扇着炉子中的火,熬郑药是个需要忍耐和细心的活,既不能大了熬过了,也不能小了药力出不来,而她刚好是比旁人更有耐心的人。

      透过炉子上面蒸腾的热气,侍茶丫头隐约看见坐着的两人模糊的身影,熬દ的銀越久,水雾越大,将这两个人与自己隔绝的便越远。

      肭 “姐姐,药熬好了!”滚烫的药汁在黑乎乎的碗中散发着清香的味道,侍茶丫ﻍ头的手几乎就要端不住了。

      “我来吧!”正当侍茶丫头的手快要承受不住碗底的温度时,卫太医恰如其分的从她的手中接了过来。

      骤然接触ᄘ这样的温度,卫太医连眉毛也没有皱一下,笑容温和如常,送到了宫女的手边:“姑娘,请喝吧!”

      宫女㮱看着卫太医好看的手指,听着卫太医温和的嗓音,手不由自主地去接那碗药。

      “嘶——,好낑烫!”宫女没想到温ꏱ度这样高,美目圆睁,就要鑈破口大骂:“死——”凑

      “这个时候的药效果最好,姑娘快趁热喝吧!”卫太医适时的拦住了宫女冲口而出的怒骂,勉强维持住了宫女在外人面前的一点脸面。

      宫女一口气堵繐在胸口,ﳔ又气又闷,可是䎻面前的两个人都是刚刚端过这个碗的,此时两人一坐一立,面色如常,静静ೡ的注视着她,有一种莫名的和谐。

      “咕꿙咚,咕咚——”宫女不服输,一㗷口气将滚烫的药汁咽了下去。

      真的好烫啊,宫女觉得不仅自己的手在燃烧,连喉咙和肚子里都似乎是有一团火似的,眼泪都快要忍不住流出来了。

      卫太医见她喝下之后,朝着侍茶丫头说:“此药喝踇下去之后需要闷闷的睡上一觉,你若是无事,便不要让旁人打鹱搅了姑娘休息!遵”쬄

      “是,先生。”侍茶丫头乖乖的应是。

      燡 卫太医又转过身子,对宫女说:䭯“明日我再将药材带来,这就先㠬告辞了,ꌳ姑娘好롅好休息입!”

      爀“先,生,慢,走!”

      宫女捏紧了拳头,忍着即将滂沱而下的眼ᜎ泪逸,咬着牙,一字一句地对着卫太医展开一个扭曲的笑容。

      밯 “先生,我送你!”

      侍茶丫头眼见着宫女即将发飙,急忙收拾好桌上的碗,拎起卫太医的食盒与药箱,跟上了他走出门的脚步。

      “好,有劳姑娘了!”卫太医站在一旁,稍毛等了一等。

      被烫的发狂的宫女眼睁睁地看着两人走出房间,替她贴心的关好房门。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