杀人夺剑

      㷓李知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发展成这样。

      邢苍苍自来熟得和时息坐在餐厅里吃饭,两人֜像多年没见的姐妹一样在聊得十分欢乐。

      苍苍茠问:“姐,你喜欢李知吗?”

      时息回:“不⛶喜欢૫,而且我们刚认识。稴”

       从这段对话开始,邢苍苍彻底展开了心扉,她的交流方絻式很直接,和记者采륁访是一个路子,你叫什么?多大了?家里有几口人?哪㎖所学校毕业的?有工作吗?有男朋友吗? ꊠ 잎

      时息饿得够呛,懒得和킛她纠缠,边吃边完成自己໴被采访对象的职责,有问必答。

      邀请邢苍苍留下吃饭只是出于礼貌,没想到孩子真的同意了,一边喊饿一边坐到৬时息辀对面。

      邢苍苍问完基本问题,开始情感交流:“抱歉呀姐,我刚来的时候看你穿睡衣,还以为你是他女人呢,不过想想也不太可能,⁦你这么漂亮,怎么会做人家小三儿Ȟ,是我太不礼貌了銱。”

      时息摇摇头,然后想起在沙发븥上看电视的李知,问:“哥,你要不要来吃点。”

      “哥”很无奈,给关晴儿发完微信,走到餐厅。

      他想了想,坐到了时息旁边的位置。

      ⎾ 时息无所谓他坐哪,低头继续喝剩下的半碗왿豆浆。

      ⎉见李知过来,邢苍苍立刻殷勤的给她拿油条。

      “知哥哥,你喜欢的女人有时息姐那么漂亮吗?”邢苍苍丝毫不觉得问得有什么问题。

      쌥时息看向邢苍苍,下意识用食指敲了敲豆浆碗:“姑娘,你不是他女尵朋友吗?”

      是女朋友的话怎么会问出这么奇奇怪怪的问题。

      “不是。”

      “不是。” 

      李知和邢苍苍异口同声。

      “他是鬝我家老爹给我介绍的相亲对象。”邢苍苍吃东西没什么讲究,嘴里塞满满볡的,边嚼边吃。

      又是ၩ相亲,时息现在的心情䁿就是用手拍脸的那个表情包。

      现在的情况是遭,一对儿没成的相亲对象坐她家餐桌上吃饭?

      “所以你们俩现在的关系是?”

      李᧊知:“没有关系,我们两家人长辈走得很近。”

      邢苍苍:“我单方面喜欢他,但他爸说他以前被一个女人伤过,所以不再喜欢别人了얯,叔叔让我努力呬追一ꄸ追,没准可以获得知哥哥的芳心,可他妈妈又说他不喜欢女人,让我放弃,所ﵪ以我就追过来问问到底是什么情况?”

      泸“别听他胡说,我爸妈着急我的婚事,所以有时候会乱说话。”李知对她父母很无语,二老其实不怎么催婚,但就是ꖤ偶尔闲的无聊会编排他两句。

      邢苍苍是他爸顾着商场的人情应下的相亲局儿,本来想着见一딳面走个过场就行了,没䉧想到这傻白甜死心眼,鎹追李知竟然追到了B市。

      “你——”时息大脑飞快转,处理现在接軿受到的各种信息。

      웞 李知的情况连起来就是被女人伤了然后不喜欢女人最后不行了……

      箋 时息面露同情看着李知,又转向邢苍苍:“你别喜欢他了,换个人吧。”

      “为什么?难道你喜欢他?”邢苍苍急了。

      时息吃得差不多了,拿着跟油条一点一䙷点撕着往嘴里送,看看邢眚苍苍,歪头指了指李知,“他不喜欢你,你追也追不到的。”

      “哇,你好帅呀,”邢苍苍突然一脸花痴样盯着时息,“姐,我㐲第一次见人歪个头能歪得怎么帅的。”

      这姑娘有点二,现在说的是他和李知的问题,怎么ﱎ突然就跳到她帅不帅了。

      李知心满意足뎨笑了,他不知道时息为什么会这么说,但他秧说得没错,他不喜欢邢苍苍,而且除了她,谁也不会喜欢了。

      “我不喜欢他,⑮你刚坐下的时候就问过这个问题。”时息喝光豆浆,问:“你俩还喝吗?豆浆机里还有。”

      李知摇头。

       邢苍苍认真说:“你喜欢什耼么样男生呀,他这个标准很高了,长得帅,家世好,淖虽然有点高冷,ㅢ但人不错,即使不喜欢我,也没打我뜅骂我,还允许我在你家吃饭,这种男人太适合做男朋友了。顈”

      “苍苍,我不喜欢你,也不会喜欢别人。”李经知声音严肃,透出几分警告。

      时息眼中的同情又加重了几分,她在想一个很重要的问뀲题,应该找个时间和李知说说老中医的事情,或许关晴儿碍于是亲哥哥不太好张口,可能㒸她说就不一样了。➖

      曳邢苍苍没⫬注意到李쌂知的落寞和时息的沉默,有点委屈说:췓“知哥哥,那你Ꮢ为什么不喜欢我呀?”

      “没有为什䭀么!”李知不想继续n这个问题,起身站起来,“我퇉去打个电话,你们先聊。”

       띟李知拨通了关晴儿的手机号丱,声音低沉又烦躁:“你什么时候到?”

      “我都说了,是妈咪告诉的邢삃苍苍你在먀B市。”

      “现在是让你来时息家里把዗她弄走。”

      “为什么是我?你把她弄你家里去不就行了。”

      “没有那么多为什么,快点!劲过来臙!”

      椲“……”

      他不想让时息误会什么,如果邢苍苍回了他家,时息难꿷免会多想。

      虽然׀没有误会他和时息也不会有什么故事,但李知就是执着的不想첡被她误会。

      一个电话的功夫,李知再回头,餐厅的景逹象又变了。

      邢苍苍举着高脚杯在喝红酒。

      时息手里也有半杯红酒,她晃着杯子,笑盈盈看邢苍苍:ᄆ“你能喝酒吗?”

      李知头大了,Ŀ这俩人刚聊了什么,刚发生了什么,怎么一个电话的功夫就喝꥾上酒了。

      뵥 “我能喝,我喝不醉,我是天才。”邢苍苍把红酒当可乐一样向嘴里灌噇。

      时息见李知过来,食指碰了下他衣袖痰,说:“你带来㾕的人,好好管管。”

      씥 李知看邢苍苍一眼,瞥见她嘴角流下的红酒,抽了张餐巾纸仍꛴过气,然后拿过时息手里的酒្杯,“胃不好,喝什么酒。”

      时息手空了,心里莫名震了下。

      ﲽ 他怎么知道的?多年前她食宿不定,胃不好,调理了很长一段时乨间才慢慢变好。

      ⊻这件事情,她和关晴儿说过吗?

      ٥ 时息不记得了。

      “已经好了。”时息重新힦拿过酒杯,喝了两口,指ι着邢苍苍说:“去哄哄被你拒绝的小丫头,伤心了。”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