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正言顺的夫妻

      【随机:您的分身在丹鼎界成为炼丹学徒,您获得回元丹一颗、聚气散뤁一份】

      【随机:您的分身在丰饶界打理母猪一整天,您获得母猪的产后护理手册】

      【随机:您的分身뽺在沧澜界考取功名,成为童生,您获得天赋:识文断字】

      ……

      參铺天盖地的文字覆盖方慎视野,一口气从锻体第三境突破至锻体第九ꕞ境,他足足获得了三댢十五次分身욶随机的次数。

      “果然,大半都是获得没什么用的杂物。”方慎语气有些感慨,不过这种情况早已在他意料之内,没金잉手指的分흭身,能有几人攀至高峰,大多数都会沉沦在万丈红尘中,再正常不过。

      뒩如果那个分身聆听道音而莉不死的话,想必未来能有一࣭番大作为䧲,绝对是他现在最粗的大腿。

      可惜机缘到了,自身能力軧不足以ࡵ让他获取这个机缘,才落得爆体而亡的下场。

      忽略各种没有价值的物品,方慎目光在一条条信息上来回游走,将各种有价值的物品分门别类。

      丹药类:回元丹一颗、聚气≖散一份、黑玉断续膏一盒

      塿道具类:淬毒匕首、铜制护腕

      武学类:劈空掌、缩骨功 뤷

      天赋增益类:识文断字

      未知作用类:一根指甲黑漆囝漆的干枯手指

      回元丹和聚气散的作用分别뛵是恢复真气以及加速凝聚真气,ᝩ对濡接下来的蕴气境道路Ꞥ有极大的帮助,但他最在意的,还是⻲几乎相当于让他多了一条命的黑玉断续膏。

      虽然做不到活死人肉白骨,可霸道的治疗功效以及断骨续接功效,已然让方慎颇为满意。

      “识文断字。”方慎目光落在首次得到的天赋上,神情闪过欣喜,这项天赋带来的能力,对他来说也織颇有用处。

      识文檂断字(童生级):视线集中于物品五秒,有百分之十概率ꕬ得到物品说明。

      “物品说明么。”方慎视线下意识得看向铜镜。

      五秒……十秒……十五秒……二十秒……

      㑃 足足过去了近一分钟,都没有任何事发生。

      게 ת 方慎并未因为这样而露出任何不耐烦的神色,只是蟓一直死死的盯住Ậ铜镜。

      【铜镜:这是一面略有些破损的铜镜,可用于ⱹ鉴形照影】

      蘏“总算触发效果了么。”有些无奈的摇摇螺头,他果然跟欧皇体质无缘,能把百分之十的概率玩成百分之百釱。

      㲯 视㼨线从铜镜上挪开,方慎随意的取出匕首与护腕把玩了难会,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脑内多出的大堆劈空掌、缩骨功练习方式。

      “騍可惜了,劈空掌必须要具备真气,才能垫修习,否则就算练:成,威力同样十不存一。”

      뷢 ㌥ 空有宝山而不能用的感觉,着实有些折磨人。

      “不过,퀵缩骨功倒是没有这些륰问题,无论处于什么级别,只要体质达到一定的程度,都擩可以修习。”

      方慎仔细阅读完缩骨功的各种技巧,找了个空旷的位置砋尝试练习。

      缩骨功与前世的柔术并无太大区别,说白了就是让自己肢体活动的范围,尽可能地达到和突破人体关节活动的极限。

      其中腰椎、髋关节等躯干的主要活动枢纽尤其重要笭。 ム

      咔嚓,咔嚓。

      Ḑ骨骼一阵蠕动,方慎低头望向缩短了一大截的手臂,心底微惊,他完全没有预料到,明明只是第一次尝试,就这样轻松的成功。

      嚒 “难道是源生圣体为我自身带来的变化?”텉

      他清楚自己原本的资质,哪怕缩骨功描述起来难度并不高ઞ,可最基础的锻体二十七式他都能练上半年,这种武学以他的天赋,没有一周以上的刻苦修炼,绝对不可能入门。

      除了源生圣体的改鱂造,他无论怎么都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。

      心念一动,全身骨骼随之移位,操纵起来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生涩之感,仿佛杛以前已经练习了数十上百遍一般。

      “突然的伸㭏缩骨骼,倒也可以成为一种战斗方式。”方慎又尝试了几下,捏着ᆭ下巴思索道。

      他并没有タ掌握任何战䞺斗方式,之前的激战也没槚什么技巧,只不过是仗着半妖体魄瞎抡一通王八拳而已。

      舒活几下筋骨,方慎刚想调出脑海中有关正阳功的知识,试试能不䈾能直接练出一缕真气,从锻体境踏㍂入蕴气境,外面略有些杂乱的脚步映泵入他耳中。

      脚步声在耳中越来越响,他几乎能够断定,传出脚步声的人,目的地鮱正是他们这里。

      这儿比较偏僻,离上山的坊土路欙有一段距离,他选择在这,正是为了尽量给自己找个不受打扰的环境。

      脚步声越来越近,越来越响,云秀在屋内听见,一路小跑至门口,探出小脑袋察看情况。

      “秦师厛兄,师弟我亲眼看见的那㟥两个没交例钱,仗着有几分实力,还把吴师兄打了一顿的新人向这里走,他们肯定住在这。”

      满脸麻子的少年搓搓手,笑容谄媚。

      微䗭微抬头,看见从门后探出来面带疑惑的小脑袋,他立刻抬手指去:“秦师兄,这家伙的样子我흖记得,他就是两人其中的一个。”

      “他?”被称为秦师兄的沿着手指的方向望去,瞧见云秀俏丽、秀气的ԃ面容,愣了愣神。

      回过神来,把手放在嘴边低声咳嗽了几声,清了清嗓子道:倂“你就是新入门的弟子?

      是叫方慎还是云秀?”늍

      “云秀,不知众位师兄到来,所为何事?”云秀࿒目光在到来的几人身上游走,眼眸下意识的瞟向方慎所在的房屋。

      ꘹ 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,面前这些人的动作,可不像ꊰ是前来庆贺新人入住ড。

      髵 “不是什么大事,只能算是多年来的例行公事,㎏只要二位配換合,我保证不会为难你们。”秦师兄向前走出数步,拍了拍自己腰侧的挎包。

      竦 湬“所以丙贰峰的弟子,无论通过何种方式得到草元丹,都必须付出其中一半作为代价,上交给丙贰峰的大师兄,王胜。 ď

      这是⺹历年来的规矩,还请两位师弟多多配合。”

      炮秦师兄语气充满不容置否的意味,敷衍的抱了抱拳,声音传遍两间࡝房屋各处。

      랅 “上交一뵇半?”云秀的小脸顿时皱成一团,下意识得又看繐了眼方慎所在房屋,犹豫了片刻틦,一咬牙道:“行,我愿意按照规定上交草元丹。

      但我有个条件,可以把我的草元丹全拿走,但你廈们要当方师兄已经交过了,不再去收他的例钱。”

      㚹 “这有些不合规矩……”꫎

      秦师兄刚想开口拒绝,被一句淡漠的话࿠语打断:“那,方䘲某忄与云师弟,若是不愿意交呢?끃”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