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想的预感

      卧室内。

      苏兜瑶此刻还不知道门外有个快爆炸的闺蜜,正在窥着她的屏。

      她依旧有说有笑,开心无比地和陈放聊着天。

      而对面,女主播喵喵一开始信了月神的话,ଖ认为他真去充值了。

      可随着时间推移,PK只剩一分钟的时候月神没来。

      PK还剩半分钟的时候,月神还没来。

      直到最뺽后PK时间结束了,月神依삺旧没来。

       喵喵就算再傻,也知道自己被月慵神耍了。

      ᱀“完了,这下完了……”看到直播梦画面上胜负已定,而自己雓是输的一แ方,喵喵彻底慌了。

      这时,苏姳瑶兴奋地笑道:“对面小姐姐,不好意思,我赢了。”

      䡘 让你之前猖狂,让你之前欺负我,让你给我装,让랂你没事儿找事儿…… 膯

      还好我家冻哥来了,不然我就惨了。

      喵喵强颜磭欢笑:“是,你赢了……”

      痘 苏瑶:“所以,来吧뇦,该你表演了。”

      ᖁ喵喵㫪:“……”娤

      迟疑和尴尬,萦绕在直播间里,看了眼直播间的贵宾席那一千多的人数,喵喵后悔了。

      ᑁ 苏瑶见她半晌不开始,面露不悦:“小姐姐,惩罚可是你定的,我駲当时说不行,你反驳说玩玩而已,反正你不怕,现在你输了,你不会要反悔吧?”

      “我没有……”

      “那开始吧,我们直播间里上万观众看着呢。”

      上万观众看着?

      听到这ഌ话,喵喵想死的心都躱有了。

      “自己挖的坑,含着泪都要跳下去隖吧?”

      “就这就这就这?输了不惩罚?”

      “赶紧的啊,再不惩罚我遳要举报你了。” 稽 ䷴ “这个主播真没素质,自己定的惩罚居然不做。”

      ୯ ⢃ 局势已经到这个份儿上了,看到혿直播间里各种看热闹羔不嫌事儿大켙的弹幕,喵喵咬了咬牙齿,只能硬着头皮自认倒霉了。

      䲧“我是个贱女人,我是个公交车,鹅鹅鹅,我是个贱女人……”

      重复了十遍,惩罚结束,喵喵仓促地断开了连麦,结束PK。

      “哈哈,对面主播真的秀,笑死了。”

      “请问公交车多少钱可以上啊?两쳋块鞸可以吗?”

      “就两字:活该。”

      “对面主播只是托吧,月神呢,正主这就跑了?”

      “月神?呵呵,幻神又怎么样,还不是个臭鱼烂虾。”

      苏瑶的直播间里一片欢腾。

      而喵喵这边却一片骂声,有些稭凄惨。

      쎈 喵喵心里憋着气,觉得自⸙己被月神耍了,反而怪﨟不到苏瑶媚和陈放,⠖而是把所有的怒火都转移到了月神的身߮上。

      正当她想去微信里问问月神的时候,㜯月神出现在了直播间。

      쓴看到月神,喵喵冷着脸道:“哥,我输讠了。”

      月神:“ꓩ输了吗?抱歉,我来晚了,刚才充值的时候接了个떾电话。”

      ⡓喵喵将信将ﶮ疑,心里依旧不爽,履语气幽怨:“你说过不会输的,现在输了,我还自己做了惩罚,你看吧,直播间现在全是骂我的,我冤死了。鐋” 옯 㣊

      喵喵是个90级的主播,和月神是熟人,老顾客了,认识的幻神不止一个,倒也不怕月神逼她退鱼,底气很足。

      不像那些小主播,发꺓生这种筃事儿都只能忍气吞声,不敢给月神甩脸色。

      ᇥ月神:“没事儿,小问题,再连回鐖去ᒒ,这次我给你打回来。”

      喵喵眼前一亮䶻,“真的?”

      刚才的PK,其实输了就输了,真正让喵喵感觉不爽的,除了惩罚以外ө,还有月神给她뎷刷的不够多,如果月神像陈放那样刷了40万鱼翅,她肯定就不是现在这副表情了。

      所以,两人的这场交易,归根结底还是月神的鱼翅喂得不够多,她没吃饱,没堵住ᖆ她的嘴,潋心里自然也就不舒服了。

      月神:“连回去牕就是,这次对面上多少我都奉陪,事后也不要你返,纯当支持你的。”

      暈 喵喵大㠸喜,酺脸上瞬间换了一副表情,“好的好訾的,听你的!”翲

      而同一时间,苏瑶的直播间里,苏瑶又收到了来自喵喵的PK邀请。

      她脸色变了变첨,眉头也皱了皱。

      直播间里有人问:“怎么了?”

      苏瑶:“对面主播又发来PK邀请了……”

      陈放:ୃ“这是不磥服,还要继续来挨打吗?”

      苏瑶:“……我在想接不接。”

      陈放:“擧接啊,干嘛不接,有我在你怕啥?”

      ෷苏瑶听到这话,觉得心里暖暖的,这世上大概没有什么话比‘有쌭我在你怕啥’更容易让人感觉安心了吧?

      “好,那我听你的,接了!”

      或 苏瑶点了接受,PK开始。⇱

      喵喵看到她后,直接说道:嗱“对面小姐姐,和刚才的PK一样的惩罚,再打一次,쩅敢接吗?”

      苏瑶笑了笑:“接啊,只要你不怕再说十㖡遍那些话。”

      喵喵脸色微变,淡淡道:“刚才我家大哥充钱去了,现在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。”

      苏瑶皱了皱眉没说话。

      直播间里,弹幕成片,不少观众都表示担忧。

      “我靠,对面这是杠上了吗?”

      “刚刚冻哥打得太狠了,脸都抽肿了,不服是肯定的。”

      “完犊子了,大佬刚刚才输出了40万鱼翅,现在怕是空了吧?”

      “不止40万吧,冻哥之前在另一个直ꗊ播间刷了20万来着。”

      “꣧艹,对面哤真阴险,知道一开始ⷋ肯㒀定打不赢,然后来第二次。” 烈 吮

      “冻哥要挺住啊!”

      在观众们的议论之中,对面开始刷了。

      看到对面开始上票,陈放笑了笑,打开礼物栏看了眼羠自己那577.6万的鱼翅余额,也不犹豫,跟着开刷。

      ⃄ 对面那个什么月神,看样子好像挺牛的,陈放不╾知道能不能干得过他,但肯定能풁给他放放血。

      直播间里,喵喵那边的P䯗K值涨一点,苏瑶这边也涨一点艑点。

      月神上一个超火,陈放就上两个超火嘩,月神上10个超火,陈放就上11个超火,总是能领掓先他。

      很快,双方的PK值定在了20万鱼翅对20㝞.2万鱼翅,苏瑶领先一丢丢。

      沪上某处写字⒰楼内,一名男子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,凝目看着手中平板电쨻脑的屏幕。

      予 他就是月神,在沪上开吴了家公司,算是小有资产。

      㕩 ……

      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